留下來的悲傷

專家意見:繆國斌 
(個人、婚姻及家庭治療師)
文:朱游游

其實一場移民潮,留下來的人總比走的人多。留下來的人也可以有情緒反應,面對身邊最熟悉的朋友離開,同時又適逢階段轉變,也可以演變一些情緒病,甚至反映在身體上,小則頭痛、疲累,甚至體重下跌。

5.jpg

從事家庭治療超過十年以上的繆國斌說,面對「失去」身邊熟悉的人,又恰巧要有人生大轉變,如離開中學階段升大學,大學畢業進入職場、由單身進入結婚階段,人要面對的壓力更大,而可能會有較大的情緒反應,甚至自己也不留意。

​有不捨,但講了又如何?

反正網上見都可縮短人的距離?

3.jpg
6.jpg

有人說科技足可補救分隔的距離,大家可以天天WhatsApp,「熄爐」,甚至網上見。繆國斌說,理性上我們知道科技的確可縮短人的距離。但有些是感情上的,對離別感到悲傷。有些個案可能有身體毛病,然後慢慢了解才知道是因為朋友走而不開心。他說,有些人甚至不會向朋友表達不捨,因為他們會覺得「講了又如何?」而自己的感受也不會告訴家人,因為自己家庭走不了,也不想令家人難受。

面對失去的情緒,我們往往很快便說服自己或對方,科技令距離拉近。繆國斌說,面對離別的傷感,不妨先處理情緒,先情後理。先聆聽傷感的人,聽他們的擔心、傷感、焦慮什麼,別只關注科技的「能力」。

繆國斌指出,他會先讓對方談自己的感受,聆聽他們擔心什麼,然後才拉濶一點,找找有沒有一些資源面對日後「萬一出現的孤單」。

7.jpg

「其實人有很多資源去面對孤單,自己也可以是其中之一。有時面對相當孤獨的時候,可以用自己抱着自己的方法去感受自己的身體(見圖),從而體會被關懷的感覺,用自己的資源去體會被關顧。

 

「又或者可以學習情緒管控(emotion regulation),例如可以透過呼吸去處理不舒服的感覺。如是基督徒,甚至可以用呼吸做祈禱,將心裏面的感覺透過呼氣呼出去,然後吸入耶穌的愛與支持,有時或不需要言語上的祈禱,就算不是基督徒,也可吸入開心的回憶及心境,呼走悲傷。」

當然還有透音樂、到外邊透透氣、打機,甚至除了那些已離去的人以外,如何擴展其他朋友網絡,盡量解決需要某人的即時需要。

4.jpg

本文已獲繆國斌博士授權

 

繆國斌 - 個人、婚姻及家庭治療師

具有超過十五年的私人執業輔導經驗,提供個人輔導、婚姻及家庭治療,人生教練指導、臨床督導和輔導培訓課程。專長於排解婚姻及家庭關係困難,亦對處理個人情緒、壓力、生活危機、睡眠問題有豐富經驗。亦具有多年教學經驗, 常於各大學、社區、教會、商業機構及醫療機構提供壓力管理講座、情緒智商、輔導學、戒癮輔導、家庭治療、管理等培訓。現時繆國斌是基督教輔導學院講師及臨床督導、牧職神學院『戒癮課程』的指定講師及督導、突破輔導中心及澳門中國信徒佈道會輔導中心的臨床督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