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定。不。說】

作者:#區聞海

|欄目:#思遷集



近日一個朋友問我:「區醫生,你打算長留香港嗎?」他是讀了我在這兒的一篇〈心不安處〉,文中說,在當下境況,無論走或是留都不能完全心安的,要練習與不安共處。或者他意會我還在努力說服自己不要走。我想了一下,答道,從去年開始就不能這樣說了。


約三年前,也曾有朋友問我會不會移民。我一貫的回答是「沒有想過」。兩年前,反修例抗爭運動狂飆,已可以預見悲劇收場,我還是沒有想過。當時還在與一些朋友想着寫一系列文章,談撕裂後的出路,社會的復和。我真覺得,無論市民還是前線警察也要面對心理創傷。也不是一味樂觀天真,那比較似是不肯或不甘放棄希望。


我讀了一些其他國家在政治悲劇衝突之後的復和歷程,認為癒合傷口的起點,必須經過調查和共同面對真相。我覺得,在2019年連番抗爭衝突當中,最大的關鍵是「721」元朗站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,以及對警方為何遲遲不到現場的疑問。我不期望政府會很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作全面交代,但這可怕的一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已經成為怨憤的最大鬱結點,政府始終要面對的。最終政府卻附從保安當局的說法,把事件定性為一般的兩批市民衝突毆鬥。


圖片來源:Pixabay


今天多數人考慮移民的原因,是眼見自從去年7月通過《國家安全法》,政治整肅十分殘酷,而公民自由急劇萎縮。但是我對移民的動念來得很遲,清晰的起點是一宗小之又小的案件:「蔡玉玲案」。蔡玉玲是香港電台電視部節目《鏗鏘集》的編導,參與製作在事件一週年播出的「721事件」跟進報導。這個專題仔細調查了在事件中出現過的汽車,車輛的車主是誰,和他們與襲擊事件的關係。警方在2020年11月3日拘捕了她,技術性控告她在製作專題報道時申請車牌查冊,在表格上作出對查冊用途的虛假陳述。她於2021年4月27日在法院被判罪成,罰款6000元。


這宗「小」案件藏著重大的不公義,而且顯示當局已經下定決心永遠不會讓「721事件」的真相見天日。在我而言,這即使不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,也相去不遠了。


我是否就此決定了走?也沒有。但是從「從來沒有想過走」變成「不能說會長留」,已是最大的變化。


【思遷集.六】






196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