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親愛的WY:你好嗎?】

作者:班主任 E

親愛的WY:


你好嗎?


學校師生關係緊密,不時相約到外面小聚。自從中四,一路直到中六,教你接近三年,怎麼等到公開試都考完,我們才第一次有這個機會?


並不是怪你。只是,壓在你心頭的那些煩惱,要拖到這一餐才和盤相托,像有一點遲,有一點不夠。


譬如說,要等到文憑試都考完的這一餐,你才有機會跟我說起,你最要好的同學走了,在中五後的那個暑假,早已飛到外地升學。於是,足足一整個學年,大家都為文憑試作最後衝刺,你卻失去最要好的同窗。本來就像極一場孤獨而漫長的馬拉松,你連並肩打拼的戰友都中途離場,那種孤獨,又怎會不是倍計?


又譬如說,要等到這一餐,你才有機會跟我表達對前路的糾結。也不是說你對未來毫無想法。你一向是校內的活躍分子,既是田徑隊的代表人物,又能兼顧學業,是師長眼中的模範生。那麼,你的糾結從何說起?在餐桌的對面,你用猶豫的眼神,凝望着杯中的果茶;而我,則凝望着你青澀而深邃的心事。


「考完DSE,好幾個熟悉的同學,都計劃升讀海外大學。我也打算到澳洲報讀獸醫課程。」


你沒有說出口,但你彷彿暗示,留下來已經沒有意思。


一個人的前程,應該是要忠於自己的理想、不顧時勢的洪流?抑或要取決於朋輩的左右、放輕私下的執拗?為師的當然可以大條道理,把餐廳轉為教室,洋洋灑灑,為眼前的後輩傳道、授業、解惑。但你有期望過我說些什麼嗎?我選擇聆聽,跟枱上的那杯果茶一起沉默不語。



圖片來源:Pixabay, Med Ahabchane



暑假的時光走得飛快,轉眼到七月中,文憑試放榜日。天氣陰晴不定,映襯出成績單上的輝煌與頹唐。你縮在冷清的角落,雙眼更加猶疑,而且還印着失望的淚漬。


「連獸醫學系的最低要求都未能達到」 ── 數據說明的,是那麼一句令人心碎絕望的判語。


你一邊翻閱升學指南,一邊核查電腦上的統計,我卻看穿,你的腦海其實一片空白,空白得像一片沒有方向的天空。你的淚光又再泛起,在那個冷清的角落。


被遺留在那個沒有意思的角落,一定很不甘心。可惜我,卻沒有可以說的話,只有聆聽,只有沉默。



一世你的,

班主任E










116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