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鬼眼】

作者:羅淑敏

|欄目:#圖像X情感

「這個創作工作坊真的有點不一樣!」阿儀禁不住在想。開始的時候,她訓練有素,畫了兩幅日本漫畫人物,引來不少同學的豔羨目光。但工作坊導師的反應卻出乎阿儀的預期,他沒有在技巧上作出任何讚美或批評,反而建議她創作時嘗試忘記技巧,也不要有特定預設的風格,單單在色、線和筆觸的運用上,探索不同的可塑性和效果。


阿儀從小就喜歡畫畫,參加過不同的繪畫班,也贏過一些獎項。一直以來,追求技巧都是她的目標。工作坊那一年她十三歲,愛上日本漫畫,滿腦子都是漫畫人物的造型。創作的時候,她總在想如何突破技巧畫出那些漫畫人物的英姿。因此工作坊導師的建議讓她有點不知所措,甚至不敢相信導師會接受沒有技巧的創作。


工作坊為期一年,頭三個月,阿儀一直在摸索導師的意思,真的是「亂畫都得」?經過多次的試探,她發覺導師對她用心經營、細心著色的作品沒有多大的回應。反而對她那些沒有結構安排,看似色、線、形練習的塗鴉大力讚許,鼓勵她繼續探索那些無規則的無限可能性。在導師不斷的推動下,阿儀漸漸享受那種無框架、無拘束的創作。她開始明白線條和顏色不一定要畫出什麼像樣的東西,而天馬行空的形狀有時會帶出有趣的想像。


自從阿儀開始享受「亂畫」的創作後,她發現自己對筆觸特別有感覺。當心中有團火的時候,她會用筆在紙上出力地擦,心靜的時候,又會悠然細緻地一筆一筆地畫。不論心情是燥是靜,每次工作坊完結時,眼前的作品總會默默的躺著,讓她在當中看到某部分的自己。


工作坊到了尾聲,阿儀選了這幅作品作總結。雖然她用了數節的時間才完成這幅畫,但過程並非刻意,只是感覺還未完成便繼續畫下去。最初隨意的筆觸帶動著她的感覺,在大筆的擦和重疊的色塊當中,「眼」的影像慢慢浮現在她的腦海中,於是她便加強一些效果,特出主題。完成後,她叫這幅作品做「鬼眼」,並說畫的是她自己。工作坊結束,阿儀有點不捨,她告訴導師她很享受這工作坊,但這樣的創作只會留給自己,她解釋說是因為外面沒有這樣的空間。


「亂畫都得」的空間不假外求,什麼時候有張紙,有枝筆就可以亂畫都得!


(阿儀是化名,圖像經阿儀授權)




84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